萝北

自娱自乐小透明 胖雨獒龙不拆昕博袁哲胖球队孙朴赫海KYO Sprik盾冬贾尼thominho墙头越来越多摔头…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真不如我们从未见过
不如我是千万过客
如今我撕心裂肺地看着
却也庆幸自己没错过
我还能虔诚的说爱 说痛

Yiko:

快乐乒乓。👌


要不是脱不了粉我早就走了。👌


最令人难受的是:他明明想要更好,他明明想要更进一步,他明明很想拼的。


呵呵了。

马撸撸:

老芒: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天使建立了一个邀请制胖球cp论坛,目前主要cp仅框圈,之后会不会开放其他cp尚未可知,内测阶段现已结束,即将开放公测。
网址:https://www.nonexistencelab.com
公测免邀请码开放日期:北京时间2018年1月1号凌晨12:00(AM)至2018年1月2号凌晨12:00(AM)
汇总一下私聊问我的问题:1.论坛可以用手机登录,只要有浏览器;  2.请看公测免邀请开放时间,在该时间段输入网址用邮箱注册论坛即可;该时间段以外注册需邀请码
欢迎大噶踊跃注册!也麻烦大家扩散一下这个消息,此条切勿转出lofter。


爱的

你圆哥我:

亲一口小可爱

风厉:

wwwwwww

琢石亦或玉:

博儿啊博儿啊博儿啊啊啊啊
我的❤️❤️都给你
图是到处收集来的博儿

Wanter:

你怎么样?
没事。


接着便是长久的沉默,他们注视着彼此,似乎要透过皮肤骨骼看进过去的四年岁月里,或者更久远的,从幼年站在球桌边的一瞬起。
他在床边坐下了,拿起他搁在手边的球拍握住,相同的习惯相同的动作,甚至,是如同做梦一样相同的脸。
你拿过金牌了?
方博看着这张还带着点稚气却格外疲惫的脸。
我拿过了。
他听了话便仿佛松了口气,他用手肘顶了下他。
嘿,所以你也会拿到,你会手伤痊愈一往无前,你会成长成最无畏的样子。
你会,得到想要的一切,站上最高峰。


哎,你真的没事?
没事。


——


谢你曾 几经波折 与风雪共婆娑
苦难中修成正果 结出晶莹魂魄

我说不出话来,我爱这个少年,磊落温良。

混世魔王卤蛋乔:

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是请不要伤害他(。í _ ì。)他那么好


风舞弦殇:



心酸酸,岁月呀,一点要对那个温暖的男孩子好一点!




Double_F:







你可以做个路人不爱他,但别来伤害他。








Yiko:















去年的时候 正如lo主所说 不知道他是通过何种努力才争取到原本二楼不售票的区域去给那些真心想看他比赛的人
















然而最后换来的呢?一些原本有票的人也去凑热闹 他只好尴尬的自嘲“原来你们的票都比我的好”
















这世界上 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被温柔以待的。
















































睡不着了,想给他写信,想把那些我心里藏着掖着的所有欢喜都告诉他。
































半城烟霞:































冒昧 @Yiko 看了你刚才发的博,想起了一些事,这件事本来我不打算跟任何一个所谓的“圈内人”提起,因为我无意“挂”任何人的粉丝(我都不想用球迷这个词),更不想引战,就当讲故事,虽然看过之后,你可能会更生气,或者更心疼。
































时间是去年的中秋节,里约奥运之后的成都公开赛,火爆程度想必你还记得。我在成都有关系很好的基友,于是决定去看比赛,顺便跟她一起过中秋。门票根本抢不到于是我买了黄牛,拿到之后意外的发现位置居然还不错。他们到成都的时候我还在上班,也知道他在直播中提到了给粉丝门票,放在酒店前台的事情,但我根本没想这会跟我有关系。
































我买的是第二天下午的票,基友完全是吃瓜群众,我俩到达体育馆的时候看赛程才发现博儿上午已经被小雨淘汰了,听到我和基友说话旁边有两个姑娘跟我搭话,问我能不能跟她们换票。其中一个跟我说,她们的票是方博给的,位置太差了在二楼,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并且一脸嫌弃的样子。我真的没想到方博的票会给到不是他的球迷的人手上,同意跟她们换,她俩拿到我的票脸上的惊喜都无法掩饰,转身之后还回头对我指指点点好像在说我仿佛是个傻子。她们是谁的粉丝我当然看的出来,但我想这应该跟那位运动员没关系吧。
































后来基友陪我坐了二楼,原本二楼应该是不售票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博儿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努力才让主办方打印了十几张二楼最好的位置的票给他,我们零星的十几个人,有像我这样来看球的,有基友这样的吃瓜群众,还有几位大叔大妈,我们十几个人坐在空荡荡黑漆漆的二楼看台,看着下面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有种上帝视角的感觉。
































后来基友也开始看乒乓球,11月就来深圳跟我一起看乒超陪我给博儿送礼物。博儿面对陌生人真的有一种怯生生的感觉,一米七多大个其实比我高不少,但是他看着我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了他是害怕我的,被他用那样有些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其实我也挺难受的,但我还是鼓起勇气把礼物袋递给了他,跟他说是围巾,他说不用他不怎么带围巾,我说里面还有给他的信,他才接过了礼物袋子,我想他是真的很想看球迷写给他的信的吧。送完礼物我转身准备走他问我,你不签名啊。我说没带纸笔不签了,跟他挥手道别就拉着基友走了。大概走了两三步吧,听到他说,谢谢啊,声音不大,但是我听到了,瞬间眼泪就流下来了,我怕他看到不敢回头,基友回头跟他说方博加油,后来基友跟我说方博冲她点了点头。
































本来只想讲成都那段的,话痨没收住又把后面的也讲了,浪费你的时间啦,看我废话了这么多,鞠躬。



























过了四年,怎么又缠上了呢。

Yiko:

差点哭了,心疼的。


怎么又缠上绷带了呢。


一方面自私地想说别打啦别打啦我们回家好好养伤以后都健健康康的好不好。


一方面却又明白,赛场如战场,是从来轻伤不下火线的。要他放下球拍与要求一个视剑如命的侠客弃剑并无不同。


我不同情他,英雄有什么好同情的?


我简直要崇拜死他了。

盆友你资道seesco嘛~次不次seesco呀~(˶‾᷄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我们是有新基地了嘛~盆友,你资道Acitlo嘛(˶‾᷄ ⁻̫ ‾᷅˵)~